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中共工业重镇大庆市爆发大型抗议活动(视频)

【2017年2月14日讯】最新消息:黑龙江省大庆市政府前爆发大型抗议活动,抗议市民自发组织抵制大庆忠旺铝业在大庆建厂。该厂建成后向空中日排放二氧化硫16-19吨,年排放氟化物230吨。位置在高新区,居民密集,周围有三所大学及外包园软件园。视频中红色横幅是:抵制忠旺拒绝污染。
人群聚集地是市政府门前,这是现场刚刚发生的,大庆市民自发组织抵抗大庆忠旺铝业在大庆建厂,高污染,位置在居民区,周边有三所大学,还有新建的小区。最后一个视频时长10秒的那个,里面的红色横幅是:抵制忠旺气绝污染抵制忠旺!!从每个人做起!!



【看中国2017年2月14日讯】

2017年1月15日星期日

一个里程碑-1989年10月9日

一个里程碑-1989年10月9日

1989年的"星期一游行"把前东德推向了终结。那一年10月9日在莱比锡举行的抗议游行并非是第一次,但却是最大的一次。本台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这是一个转折点。
Montagsdemonstrationen Leipzig 1989
莱比锡星期一大游行
(德国之声中文网)1989年10月9日是一个被载入德国自由史和欧洲自由史的日子。在那个星期一,7万人走上莱比锡街头,抗议另一个德国-前东德的国家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他们向共产主义当权者齐声高呼: "我们是人民。"这是一次自下而上的大规模示威,针对的是那些坐在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里脱离人民的高官们-他们不知道人民想要什么-那,便是自由。人民希望在生活中、在社会中拥有自由,希望有出行的自由,更重要的是有出境的自由。就在一些人上街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国家监察,并且不仅限于每周一在莱比锡,而是将抗议活动扩大到哈勒(Halle)或者艾森许滕斯塔特(Eisenhüttenstadt)时,数万人出于对硬化坏死的国家和制度的沮丧离开了东德,而且大都以非法的途径。这是用脚来表达抗议-在东德国内或者通过离开东德的方式。
Deutschland DDR Jahrestag Leipzig Montagsdemonstration 1989
大约7万人1989年10月9日走上莱比锡街头,拉开了东德境内4周抗议活动的序幕
10月9日是德国1989年的自由史上第一个里程碑。在这一天,7万人鼓起了勇气,公开对东德说不。这是直至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的四周和平起义的开端-这四周谱写了德国和欧洲的历史。这是照列宁恶意的名言,在革命中即便冲击火车站,也要买站台票的德国人加入中东欧人民反对共产主义、反对各自的统一党,反对莫斯科霸权地位的起义、甚至走在前列的一个日子。那四周里,这场由波兰团结工会在80年代初期开始倡导,有波兰籍教皇保罗二世作为精神陪伴的起义在东德,也在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爆发。人民站起来了,共产主义独裁垮掉了。
Leipziger Montagsdemonstration vor 20 Jahren Flash-Galerie
1989年10月9日的前两天,东德才刚刚以盛大的阅兵式庆祝了40周年国庆。但是,统一社会党和国家领导层没有觉察到时代的信号,没有领会到变革的愿望。而今,他们被人们以和平方式挑战,并且被扫除。10月9日这一天,东德人开始谱写历史。4周和平的起义开始并不断有新的示威和集会,之后,德国和欧洲的分裂便成为过去。10月9日为德国的自由史拉开了序幕,是通往11月9日的道路上的里程碑。这是东德人、莱比锡人可以引以自豪的一天,是人民不再对独裁感到恐惧的一天。
Alexander Kudascheff
德国之声总编Alexander Kudascheff

DW.COM

  • 日期 09.10.2014
  • 作者 Alexander Kudascheff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

“波兰团结工会事件”的微妙影响

编者按:上个世纪80年代是中国的一个特殊年代:十年文革浩劫终于结束,在人们的肉体和精神被禁锢压抑多年之后,新的思潮和改革氛围喷涌而现。其中,政治改革可以说是中国当代历史上最浪漫的年代。
源于中共党内一批开明派的努力和试图冲破旧体制窠臼的勇气,80年代的这场政治改革虽然很快在党内保守势力的围剿下失败,并在1989年那场举世瞩目的事件后彻底终结,但它影响之深远,恐尚无出其右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特开设“中国1980年代政治改革系列谈”专栏,邀请当时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成员、《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的执笔人之一吴伟先生就那段历史撰写系列文章,希望通过这个专栏,不仅留住公共记忆,也通过历史照亮今天和未来。此为第三篇。
被称为“8·18讲话”的邓小平这篇《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在党内外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受到了知识界的普遍欢迎,许多人认为,中央真的要对政治体制进行改革了。
此后的几个月,各家主要报刊都发表了许多谈政治改革的文章,其中一些作者如鲍彤、严家其、张显扬、高放等人几年后开始活跃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的舞台上。
其中的代表作是1980年10月,党内以思想解放著称的老资格党史专家、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廖盖隆在全国党校系统中共党史学术讨论会上做的一个报告。这个报告传到海外后,被称为“中共‘庚申改革’方案”。这个方案主张:在全国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分设两院(区域院和社会院),两院共同立法,互相制约;实行党政分开,一切政府职责范围内的工作都由各级政府独立议决和处理,群众团体要代表群众利益,工会领导要由工人选出,建立独立的代表农民利益的农会;司法独立以及新闻独立;企业、事业管理体制改革;党的领导机构实行分权制衡制,取消政治局。(参见香港《七十年代》月刊1981年第3期)
这个方案,当时在党内提出已经是很大胆很前卫了。在许多方面,它主张的改革步伐之大,已经超出了几年后赵紫阳主持制订的《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更远远超出了当时的中共领导人所能理解和接受的水平。因此,在提出后,除了在海外引发一些反响,中央高层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在中国国内甚至知者更少。
当时,邓小平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讲话中已经明确:“现在提出改革并完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任务,以适应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时机和条件都已成熟”,但此后,除了进行若干次人事调整、1982年的十二大上设立了中顾委以及在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上通过了“82宪法”之外,其他方面的改革却再也没有下文。
为什么会如此?大概有这样几个因素:一是当时华国锋还在台上,邓小平刚刚复出时间不长,还没有成为事实上的一把手。他提出的特别要解决党内的权力过分集中和个人崇拜问题,实际上第一位的目标,是要在组织上解决华国锋的问题;第二,当时邓小平虽然提出对党和国家领导制度要进行改革,但是怎么改,他并没有更深刻的研究和成型的想法,没有作好发动一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思想准备和决心;第三,党内刚刚复出的老同志对改革政治体制在思想认识上也并没有完全统一,没有达成基本的共识;第四,当时中国全面的经济改革还没有开始,原有的计划体制还在照样运转,陈云等一些老人还在力图把中国经济拉回到50年代的轨道上去,经济体制的现实还没有对政治体制改革提出客观要求。
在这些背景下,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也就是我们后来说的政治体制改革,还不可能很快提上执政党的议事日程。
此时,国际上发生的“波兰团结工会事件”对于由邓小平讲话而引起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之议后来“偃旗息鼓”,也产生了重要而微妙的影响。
1980年7月,社会主义国家波兰发生了战后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罢工浪潮,波兰统一工人党(即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盖莱克于该年9月被迫下台。同月,来自波兰全国各地36个独立自治工会的代表在格但斯克举行第二次会晤,决定摆脱官办工会,成立全国性的独立自治工会,即团结工会。瓦文萨当选为该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团结工会成立后,反政府势力逐渐占了上风,以罢工和游行示威为手段向政府施加压力,向执政的波兰统一工人党提出了挑战,波兰执政党的地位开始动摇。这种状况,直接影响了波兰后来的发展道路,并对东欧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进程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波兰团结工会事件”给中共党内保守势力阻止和压制社会上已经掀起的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和宣传热潮找到了借口。波兰团结工会成立后的第三天,号称中共党内理论权威的胡乔木就给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的胡耀邦写了一封信,信中建议中央要组织研究类似波兰这样的“一个共产党执政国家的社会内部矛盾可能达到的激烈程度和爆发形式;社会主义制度所未能解决的政府与人民之间的隔阂或对立,包括经济纠葛和政治纠葛;工会之可以分为官方工会与独立工会;宗教之可以成为严重政治问题”。
如果此信仅仅是从波兰的经验教训中提出问题,建议进行理论和政策研究,似乎并无不妥,并还颇有见地。但是,胡乔木在信中还强调,从波兰事件中可以看到,“少数持不同政见者与心怀不满的工人群众相结合可能成为怎样一股巨大力量,这一点对我们应是一个重大教训”;“外来思想、经济、政治、文化影响”(这在我们也是一大问题)。他说:“我们如不从速解决也并非不能造成这种局势,而且其他群众组织也可出现类似情况”。(以上见《胡乔木书信集》,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287-289页。)
这样,胡乔木就把中国也可能发生类似波兰事件的大规模社会动荡的现实危险明确地摆在了中共高层面前。
作为收信人的胡耀邦和党内元老邓小平,对胡乔木此信持何态度,在一些资料中有不同的说法。《胡耀邦思想年谱》中说:“邓小平和胡耀邦对波兰事件持积极态度。他们讲:波兰人民的斗争是针对苏联霸权主义的,是正义的,苏联这次不敢出兵;波兰给我们的启示是必须坚持改革;中国不会发生波兰事件。胡耀邦没有理胡乔木。”胡乔木将此信“又于10月1日与10月3日校改两次,广为散发,提出中国有发生波兰事件的危险”。但据曾任国家出版局局长的宋木文说,胡耀邦批准将胡乔木的信“在中央的一个内刊上刊载,让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阅研”。
从后来的情况来看,胡乔木的这封信对当时党内国内因邓小平“8·18”讲话而掀起的政治改革热确实产生了消极的影响。1980年10月9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传达讨论了胡乔木《关于波兰问题的信》,当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长的王任重说:“我们存在与波兰相类似的问题,发展下去会造成同样的后果。”他还明确说:“小平同志讲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不要再宣传。”(见杨继绳:《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第204页。)
此后不久,中共党内元老陈云也就波兰问题发表了意见,他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发生波兰事件?对此要充分警惕。如果我们经济工作处理得不好,宣传工作处理得不好,有可能发生波兰事件。”他还说:“经济工作搞不好,宣传工作搞不好,会翻船的。”(《陈云年谱》下卷第262页。)
1981年1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当前报刊新闻广播宣传方针的决定》,要求报刊、新闻、广播、电视等工作“必须加强集中统一领导,严格按照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进行宣传,无条件地同中央保持政治上的一致。”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邓小平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被停止了宣传。1980年12月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对于改革,特别是言犹在耳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也变了调子。陈云在讲话中强调,“我们要改革,但是步子要稳。因为我们的改革,问题复杂,不能要求过急……更重要的还是要从试点着手,随时总结经验,也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见《陈云文选》,第248-251页。)
邓小平在这个会上作了题为《贯彻调整方针,保证安定团结》的讲话,对他刚刚讲过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进行了修正,强调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指出“对于党内外任何企图削弱、摆脱、取消、反对党的领导的倾向,必须进行批评、教育以至必要的斗争”。
而对于“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邓小平称“先要在少数单位进行试点。没有制定和颁布完善的条例以前一切非试点的基层单位,一律实行原来的制度。”(见《邓小平文选》) 但在后来,如何“试点”以及“制定和颁布完善的条例”,却未见踪影。相反,此次中央工作会议却作出“缓改革,舍发展”的决定,并首次提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本系列其他文章:
吴伟,现代历史学者,1980年代由鲍彤主持的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成员,《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的执笔人之一。

2016年5月3日星期二

2016年五一宣言:工人为先,拯救大马!

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2.0: 2016年五一宣言:工人为先,拯救大马!: 2016 年五一劳动节宣言: 工人为先,拯救大马 2016 年,种种与我国最高领袖相关的课题,如 26 亿政治献金、一马发展公司丑闻、马币暴跌等课题,让大马成为了国际焦点。 根据国库控股研究院指出,今年大马的经济将比往年更糟,首当其冲的,必定是我国百姓。从...

2016年五一劳动节剪影(国际篇)

安那琪的文字乌托邦2.0: 2016年五一劳动节剪影(国际篇): 五一劳动节,世界各地的左翼和劳工团体都会举行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这里转贴今年世界各地纪念五一情景的照片。

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广佛两地劳工NGO遭到严厉打压刑辨律师为12.3NGO案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援助

广东劳工NGO案 朱小梅丈夫日记(冬至篇):“今天是妻子被带走的第二十天,冬至”

【背景:2015年12月3日,广佛两地劳工NGO遭到严厉打压,多家劳工机构负责人、员工、志愿者、工友等被带走,总人数超过25人。其中佛山南飞雁社 工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员工朱小梅、前员工孟晗、海哥劳工服务部志愿者邓小明、劳动者互动小组负责人彭家勇、打工族 前员工汤建等人均被刑拘。事件发生已经足足20天,律师仍未被允许会见被捕的劳工公益人。】 【朱小梅是目前被捕劳工公益人中唯一一名女性,她一岁的小女儿仍在哺乳期。】 *今天是妻子被带走的第二十天。12月22日,冬至。从被带走至今仍然不让律师会见。* 今天早上六点多就起床了,因为我今天要去上班了(都快半个月没去上班了)。女儿要托朋友的额妻子帮忙照看,虽然我知道今天是冬至(在广东这里冬至等于过小 年),但和平常也没什么两样。今早煮了了稀饭,还蒸了鸡蛋,七点左右把女儿抱起来,给她穿好衣服,也把儿子叫起来吃早餐。现在女儿能够多少吃点了。给女儿 喂了稀饭和鸡蛋,女儿也没吃上几口,都不吃了。等儿子吃完后叫他抱着女儿坐在摩托车后面送去朋友家。 大约十五分钟,到了朋友家门口,朋友的妻子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过来。我抱着女儿在门口和她说了一下女儿的生活习惯后就把女儿抱给她,可女儿根本不要她抱, 一到她手里就哭得特别厉害。我看着女儿哭的样子,自己也在流泪。朋友的妻子对我说,没事的,你去上班吧,小孩没见着你一会... 更多 »

50多名人权、维权、刑辨律师为12.3劳工NGO案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援助

一、 代理律师: 1、何晓波,由葛永喜律师代理;2、曾飞洋,由赖胜奇、成准强律师代理;3、彭家勇,由范标文律师代理;4、朱小梅,由庞琨、唐爱民律师代理;5、邓小 明,由周小春律师代理;6、孟晗,由覃臣寿律师代理;7、汤建,待定。 二、律师后援团: 江天勇,北京律师;李金星,山东律师;王成,浙江律师后;刘正清,广州律师;段毅,深圳律师;罗立志,湖南律师;陈科云,广州律师;唐吉田,北京律师;万 淼焱,四川律师;蔺其磊,北京律师;王飞,北京律师;陈建刚,北京律师;梁小军,北京律师;张维玉,山东律师;刘书庆,山东律师;燕文薪,北京律师;李玉 真,山东律师;孟猛,河南律师;于全,四川律师;王秋实,黑龙江律师;刘士辉,广东律师;葛文秀,广东律师;郭莲辉 江西律师;张磊,北京律师;钟锦化,上海律师;文东海,湖南律师;张玉娟,湖南律师;李仲伟,北京律师;肖云阳,贵州律师;杨璇,湖南律师;余文生,北京 律师;胡贵云,北京律师;王兴,北京律师;马连顺,河南律师;张重实,湖南律师;瞿远,四川律师;肖芳华,广东律师;陈南石,湖南律师;赵青山,四川律 师;张士谦,河北律师;李文英,湖南律师;吴魁明,广东律师;吕洲宾,浙江律师;黄汉中,北京律师;李静林,北京律师;李方平,北京律师;刘金湘, 山... 更多 »

广东劳工NGO案:晓波,我们在“万州大酒店”等你!

“你 要照顾好自己,早些适应里面的节奏,就跟我们已经适应了你不在身边的节奏一样。”——凌晨,杨敏用何晓波的微信发了这条朋友圈,配图是晓波的照片。 12月3日下午,晓波计划去法院一趟,再熟悉不过的工作内容。出发前和妻子说些闲话,说最近的热播剧《琅琊榜》,也说同事的八卦。 “我在楼下被他们带走了啊,没事!”不过是下楼的功夫,就接到晓波这样一通电话,而这句,成了这十几天来,丈夫对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这时间,还在不断延 长。 “能出什么事?”杨敏环顾家里,还没想好,警察已经带着搜查令进了家门。翻得一片狼藉之后,带走了两台电脑,两部相机,一台平板电脑和一些票据。妞妞后来 一直抱怨他们侵犯隐私,那相机和电脑里,有好多她的照片。同一天,南飞雁的办公室也被搜查,刚好所有的同事都在外工作,事后都不知道他们从一直锁着的柜子 里带走了哪些文件。 被带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晓波也被失踪过几次,最长的一次达8小时,喝茶更是常有的事。* 也旅游过,那真是一次糟糕的体验。两个人带着幼女,大雨,跟着他们赶路。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晓波心里不痛快,第一天就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倒 在宾馆的床上,杨敏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从自己的呕吐物里拽出来,照顾。第二天晓波酒醒,胃里翻江倒海。他本就体质差,这样醉一场跟生了病似的。白天他们来 请的时候,夫妇俩都推脱了没去。 这一次的阵仗,怎么都不能放心。杨敏立刻和同... 更多 »

吴魁明律师12月21日会见劳工维权人士刘少明

在 广东劳工维权机构被扫荡两周后,冬至的前日,我又会见了刘少明。见面后,刘说前些天在武警医院的时候,番禺国保找他问曾飞洋,朱小梅,彭家勇等人的情况, 及对他们的看法。他预感他们是不是也被抓了?我告诉他是,而且也关在这里。对这个消息,刘少明感到既吃惊又不意外,他更认为自己这次被控罪,参与劳工维权 应该是主要原因(注:2014年以来,刘少明参与了多起珠三角工厂劳工维权,工人们都亲切地叫他刘叔,老民工)。 12.07日他见到了另外一个代理律师冉彤,但时间太紧,今天再补充说下这次在武警医院住院的情况:进看守所后,时常感到胸闷,也在所医务室看了,但不管 用,他担心心脏不好,11.23到武警医院,初步确定是心脏神经官能症,住院了十五天,期间做了多项检查(具体结果他还没有看到),打了扩张血管的吊针。 12.07出来时感觉舒服些。 案件程序进展情况:现在是第一次退侦后第二次到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间,侦查部门来过三次提审,但检察院一直没有提审。

2015年11月2日星期一

历史关键时刻的美国总统里根


1987年里根总统柏林墙演讲:推倒这堵墙(网络图片)

【纪元2015年10月22日讯】“他是一位真正伟大的美国英雄。”
“他的出现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他是个抱持着坚定原则的人,毫无疑问是他促使了共产主义的垮台。”
“他不仅会受到他为之效力的国家的缅怀,现在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大批人也会缅怀他,因为他推行的政策为他们带来自由。”
“他留下了一个被恢复的国家,一个他帮助拯救了的世界。”
…… ……
这是2004年6月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在 93岁去世时收获的赞美。美国为其举行了盛大的国葬,美国人更将其视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这一方面是因为其带领美国,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走出了 经济危机;另一方面更在于他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联手,领导自由世界与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对抗,并最终导致苏东剧变。
资料显示,上个世纪 七十年代前期至中叶,美国遇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危机期间,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13.8%,国民生产总值下降了7.8%,全国失业人口达850万,失业 率为8.9%。此外,美国的消费物价指数上升了15.3%。1975年危机度过高潮后,美国经济依然增长缓慢,通货膨胀严重,1980年再次陷入经济危 机,失业率达到了10.8%,失业人数达1200万以上,通货膨胀率更达到两位数。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981年里根入主白宫。他除了要解决国内的经济危机外,还在外交事务方面面临着两大挑战,一是领导自由世界与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对抗,二是应对来自中东一些国家的武装运动的威胁,而前者尤为重要。
当 时国际社会流行的一个观点是,苏联已成为世界的重要力量,西方世界必须与其合作。然而一直怀着坚定反共信念的里根认为,苏联最恶劣的是“与人类历史的潮流 相背,抹灭其人民的自由和尊严。”因此,他不遗余力地坚决反共,他曾在几次演讲中提到:“朝自由民主迈进,会将马列主义埋葬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共产主 义是人类历史上可悲而怪异的一页——仍在进行中的最后一页。”他还率先把苏联称之为“邪恶帝国”、“现代世界的邪恶中心”,而他也是第一位相信共产主义将 会垮台的世界重量级领导人。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里根不惜动用超过国防预算数倍的经费扩充军备,增加核武恫吓力量,包括实行星球大战计划,从 而使苏共不得不花费大量资金用于与美国的军备竞赛上。而支持并向台湾出售武器台湾、支持反共产主义团体(包括武装的反共产政府暴动)、资助欧洲的反共产主 义团体如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等也是里根的对外政策。
正是在里根的强硬反共立场下,共产主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遏制。在里根八年任期即将届满、离开白宫之前,柏林墙倒塌,随之苏东发生剧变,持续了几十年的冷战结束。
里 根非凡的勇气,也给了共产国家渴望自由的人们巨大的鼓舞。《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伊葛纳迪斯(David Ignatius)曾采访一位莫斯科的教授,那位教授对他说的话,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美国的总统敢向世界说出苏联的真实,你们有勇气说出我们真正的名 字。”这位美国专栏作家感叹道,他从此另眼看待里根。
而就在里根政府遏制苏联共产主义的同时,在里根大幅增加军备预算之际,美国的经济也出人意料开始复苏并持续发展。到1988年,国民生产总值达到48,806亿美元,比日本和西欧国家高出很多。美国经济的这种迅速发展,使它在世界上的地位再次得到加强。
据说,里根在遇刺后,教皇保罗二世和特里萨修女都告诉过他,上天要他完成的使命是战胜苏联共产帝国、结束冷战。从这个方面上说,里根不同凡人的智慧、勇气正是来自于对信仰的坚信,而他亦名垂青史。

责任编辑:尚一